首页 > 新发地休市前后:有公司正为618备货,市场目前集中精力做消杀正文

新发地休市前后:有公司正为618备货,市场目前集中精力做消杀

2020-06-18 相关聚合阅读:新发地 精力 前后 目前 市场 公司

原标题:新发地休市前后:有公司正为618备货,市场目前集中精力做消杀

刘可敬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没出来,脑子里想的却是自己那一卡车西红柿烂成什么样了。他在北京新发地——这个当地最重要的农产品市场做了20多年蔬菜批发,见证过SARS,新冠疫情期间也没有停业。但随着疫情复燃,如今他被隔离在安徽老家一处酒店里。

6月13日凌晨,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丰台区卫健委对外发布公告:当日3时起,新发地批发市场暂时休市,进行全面卫生整治和环境消杀。南都从相关人士那里获悉,当前政府相关部门和新发地市场的主要精力还是疫情防控和病毒消杀。对于商户关心的问题,该人士表示,还需要在这一阶段过后才能明确。

市场中一位商户的产品。采访对象供图

有公司事发前全员正备货“618”

前段时间国内疫情最严峻的时候,安徽人刘可敬也没歇着,他频繁在各地采购蔬菜并送到北京新发地市场批发。

对于这次新发地的疫情,他感到始料未及。

作为北京的“菜篮子”,新发地市场有着自己的运行节奏。每天凌晨三四点是新发地最热闹的时候,各路商贩运送货物到这里,北京的批发商也到此采购物资。天亮前后,这些瓜果蔬菜就会摆上北京的货架供市民选购。

6月12日,刘可敬有一车从衡水收来的西红柿,在13日凌晨已送进该区域等待出售。他告诉南都记者,疫情虽然令今年的生意不如去年,但他此前在新发地一天仍可以销售一整车、重5吨的西红柿。

12日,北京披露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确诊患者达到3例,疫情复燃的阴云笼罩在城市上空。几名患者的流调结果迅速指向新发地市场。当日,牛羊肉大厅封闭,该区域商户全体接受核酸检测。

即便如此,6月13日凌晨,蔬菜交易区的节奏依然没有被打乱,各地商贩陆续来到新发地市场。

凌晨3时左右,市场里忙碌的商贩们看见了民警的身影。此时他们还不知道,新发地外的大门已封锁多时,许多人都不能进来。大家被告知,新发地要临时休市,所有的货物都不能运出去。刘可敬的5吨西红柿这时还没来得及卸货。

除了从外地赶来新发地的商户,本地不少批发商也有类似遭遇。“我们有一家客户,当时中高层都在新发地开会,全员还在为‘618’(电商购物节)备货,而且备得特别多,结果全部要隔离。”刘可敬说。

刘杰像往常一样,12日深夜从房山区出发,一个多小时抵达新发地市场。他的厢货车上拉着刚从菜地采购的2000斤平菇。如果顺利,这些灰白色的蘑菇都会在拂晓前后被各个菜站买走,进入北京市民的菜篮子。但他发现,自己被人拦在了市场门口。

无论是牛羊肉大厅封闭的消息,还是深夜流出的三文鱼传言都没能引起刘杰注意。他从种平菇的农民转行卖平菇后,就养成了这样的生活习惯——夜晚起床,出门进货,到市场销售,天亮时回家补觉。“白天的事儿一点不了解。”他说。

在12日晚上出发前,他也没有收到不要再进货的提醒,直到被拦在市场大门外。不久,喇叭反复播放着市场关停的消息,众多商户确认开门无望, “该走的走,该撤的撤”。刘杰只得把蘑菇送回冷库。

大量蔬菜水果“滞留”新发地

因为去过新发地市场,刘杰在13日当天就被安排做了核酸检测,他也收到了居家隔离14天的通知。

虽然当天新发地新辟了临时交易区,他也只能把冷库里的蔬菜低价出给其他商人及时止损。这趟生意做完,他赔了几千块钱。

刘可敬等人的损失更重。市场大门一关,所有蔬菜都无法再出来,部分商户在市场内部建有冷库,可以多保存几天,而他的蔬菜只能在原地腐烂。

其实在新发地休市之前的两天,刘可敬已经回安徽老家办事,这批货物由北京的姐姐、姐夫操办。在老家听到新发地的消息后,他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主动做了核酸检测,之后被拉到了酒店隔离。

心情同样复杂的商户还有北京房山区的张洪,他本来想在疫情缓解的当口,借着菜价上涨的行情多进货多挣一笔钱,但新发地的突然休市打乱了这个计划。

如今,他也有一车数吨的西红柿滞留在市场里。“我们这些商户都在着急这个事,现在也没办法进去。”他向南都记者说。

张洪的损失不止一车西红柿,他还雇了一名司机。当天,司机将货拉到新发地,随后也被隔离做核酸检测,好在结果呈阴性。但司机因为给他送货而被隔离十几天,如何算工钱,他们还没有协商好。

新发地市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市场里面还有许多水果蔬菜停放在原地,而且由于疫情防控的限制,他们没有办法进去处理这些货物。

“下一步怎么处理,还要等进一步的通知。”他说。

当前主要精力还是疫情防控和病毒325棋牌游戏下载消杀

新发地暂时休市期间,根据丰台区相关政府部门的安排,原在市场内交易的蔬菜和水果移到指定的5个区域进行。

在6月1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商务局二级巡视员王洪存称,新发地暂时休市以来,蔬菜供应正在迅速增加,新发地临时交易场地新增150亩,由之前的5处增到6处。

全国多地都在填补新发地蔬菜供应产生的缺口,但对于许多在此经营的商户,他们接下来的生意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刘可敬说,何时隔离结束,何时能回京开工还是未知数,而且新发地疫情发生后,他们这行将更难做。“一听是新发地的,你收货没人卖给你,卖货没人买你的货。”他说,此前已有多个客户拒绝了他。

这次新发地休市给商户带来的损失尚无具体统计。据悉,一辆15米的卡车,可载货达二三十吨,如果货物是车厘子、火龙果、山竹等价格较高的水果,那么这一车货物的损失可达上百万。

刘可敬告诉南都记者,当时现场有疑似管理人员对商户的损失做过登记,包括货物品种、价格,以及车牌号、手机号、货主名字等信息。他猜想,这是有关部门方便日后补偿商户。

南都从相关人士那里获悉,当前政府相关部门和市场的主要精力还是疫情防控和病毒消杀。对于商户关心的问题,该人士表示,还需要在这一阶段过后才能明确。即使没生意做,刘杰还是保持着晚上起床、白天睡觉的习惯。刘可敬也在等待新发地的最新消息。

(文中刘杰、张洪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胡明山 宋承翰 发自北京